诗人已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……抬起手中的枪管,做个猎人吧

关于

【亮宇】伴你

幼儿园文笔/起名废/烂梗王/脑洞手来给大家飙糖吃

生贺了解一下,【一直没时间写拖到现在我也很绝望啊。。。】

ooc是我的,爱是他们的!



01

胡浩亮在手机推送里看到韩宇拿到2018 Arena Awards年度最佳男舞者奖消息时,已经距离他偷偷直播等韩宇下课过去了好几天,他处理完新建工作室的各种琐事后,算着日子回到了家。

进门的时候,依照惯例地期待了一下某人欢呼雀跃像个小朋友一般来迎接他,结果并没有。他盯着玄关处摆着整整齐齐一尘不染的白球鞋,不甘心地把手里一串钥匙晃得叮当响。屋里静悄悄的,连卧室的灯都暗着。

胡浩亮撇撇嘴,自顾自着往客厅里走,看到期待的身影正埋着头窝在沙发上皱着眉刷手机。掩不住笑意地走过去,一下蹲到某人的面前,声音愉悦:“我回来啦。”

“嗯。”对面的人头也没抬地冲他嘟囔了一声。

胡浩亮伸手掐着某人的下巴,把自己的脸怼到人面前,正色道:“韩宇”。

“干嘛?”终于换来对面人恹恹的瞟了他一眼。

“喂,我回来了,你不高兴?”

韩宇轻轻把他的手挣开,瘪瘪嘴没说话,神情有些沮丧地放下手里的手机径直往卧室里走。

胡浩亮挑挑眉跟了过去,懒懒散散地倚在门边上,看韩宇摊了满满一床的衣物,开始收拾行李,明知故问道:“你要回娘家吗?”

“神经病,我是要去成都领奖。”韩宇冷冷的说,赌气地把手上的东西朝胡浩亮丢过去。

胡浩亮一把抓住飞过来的东西,盯着看了眼,竟然是韩宇的内裤。

他哭笑不得,把内裤冲着韩宇展示,“韩宇,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?”

“我去” 韩宇扭头看了一眼,一把冲到胡浩亮面前夺了下来,耳朵根红了个透。 


“你给我出去啊!”他推推嚷嚷地把胡浩亮往卧室外撵,气鼓鼓地顺手又朝胡浩亮扔了个东西,不过这回准头不够,擦着胡浩亮的耳朵飞到了玄关,他回过头笑了笑,这次倒不是内裤了,是一团袜子。


胡浩亮也不是不知道韩宇在气什么,自己答应去南京HHI做裁判,他并没提前告诉韩宇,在韩宇等了好久都没等到通知时,才知俩人再次合作的愿望泡汤了,而现在还要提前一天离开武汉去领奖。刚见面不到一会又要分别好几天,韩宇难免要闹点小别扭。


胡浩亮耐心地安抚着家里炸毛的小猫,陪他在家里安安静静吃了顿送行饭,然后再把人送到机场,等回到家看着空出一半的床时,才真正感觉出心里的些许落寞来。


02

第二天的航班难得准时到达,出了南京机场就能看见金灿灿的火烧云把天空织成绚烂斑斓的绸缎,空气里都弥漫着淡淡青草的味道。刚下飞机的胡浩亮深吸一口气,感受心脏小小不安的砰砰跳动。

在录制现场的排练厅一呆就是好几个月,节目组都没有放他们进过城,这次裁判比赛像是又一次唤醒了他悸动的情绪,一股久违的紧张又兴奋的情绪包裹了他。

上了出租车后,他拿出手机先给同是裁判的胤儿发了段微信,和她确定了目的地后,才想起来登上微博,刷一下朋友的动态。

特别关注里是一条某人发的粉丝福利:@韩宇V: 一个会烧菜的舞者在大街上唱歌录视频......你们说这个福利我是不是很用心很拼【哭】虽然歌词 ❌的一塌糊涂但我还是坚持垮完。这叫有始有终。答应你们的我一定会努力做到【捂脸】问题来了跨界歌王这首歌你们打多少分【委屈】【委屈】【委屈】#韩宇#

嘿,这小孩!胡浩亮一看就笑了,表面上说是给粉丝送福利,实际拐着弯儿抱怨自己不信守承诺,没有陪他一起过520呢。耳机里传来韩宇的歌声,歌词还是胡乱free出来的“孤单北半球”,好歹是没跑调儿。


想着韩宇撅着嘴委屈的样子,胡浩亮的脸上荡起一道涟漪,摸了摸和韩宇同款“不接受批评”的手机壳,招呼司机再开快一点。



入住的酒店离机场有段距离,不过到比赛场地却很近。胡浩亮于是拿出手机给裁判组去了个电话。“喂,我要带一位家属。嗯对,名牌不用,就跟我坐一起就行,好了谢谢啊拜。”

一路上心情愉悦的胡浩亮不一会就到了地方,他拉着行李箱大步向酒店走去。刚走过旋转门就看到大堂前台前趴着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。黑色的鸭舌帽压得很低,涂鸦风的白色卫衣一半塞在牛仔裤里,一半松散的堆在腰间,领子后露出一截白嫩嫩的后脖颈,银色的细链子泛着细碎的光。卫衣是oversize的,宽松的袖子比眼前那人的手臂长了可不止一星半点儿,胡浩亮笑着看他扒在台前,把两只手都好好的缩在袖口,只露了半截手指,无聊小脑袋的四处乱转。

胡浩亮把行李箱往门口一放,悄悄摸上前去。

“韩宇!“

“啊!“

韩宇一脸委屈地站着,看着笑得咧开嘴的胡浩亮,本来的520惊喜气氛被那个幼稚鬼一惊,毁得一塌糊涂。韩宇佯怒道,“笑屁啊” 说着伸手就要打,“再笑我生气了啊。”

胡浩亮一把把韩宇的肉手捉在胸前,笑意在脸上散不下去,“不笑不笑了,哈哈哈哈。”

“走啦。”说着就拉着韩宇就酒店外走。

韩宇急了:“哎哎,去哪儿,我还没和其他人打招呼呢。”

“我早就说好了,走了啦。带你吃好吃的。”胡浩亮又摸了摸他乖顺的头毛,补充道。

说完这句,胡浩亮如愿看到某人发亮的眼睛,嘴又咧开了。


03

一路上胡浩亮领着心情大好的韩宇蹦蹦跳跳的进了比赛场地,可等走近了裁判席以后,韩宇又忍不住要生气。裁判组怎么回事,怎么能把亮亮和胤儿的名牌放在一起????还有,我的名牌呢?

韩宇可不管那么多,藏不住情绪的他一下子就变了脸,“亮亮?”

胡浩亮忍住满脸笑意,轻轻拍了拍韩宇的肩膀,“唉,裁判组说我电话打得太晚了,他们只来得及给你加一个位子,其他什么来不及准备了,抱歉。”

看着韩宇失望的撇嘴嘴,胡浩亮一把把他摁在自己身旁的椅子上,“还有,因为我对裁判组的解释是要带一位家属,他们才勉为其难的同意了,所以抱歉你只能坐在我身边,不过你要是愿意贴着我坐一个人份的空位也行啊。”

“谁是你家属啊!“ 还没坐稳的小兽一下就炸毛了,压低了声音冲胡浩亮嚷嚷,眼睛还谨慎的四处打探,扭过头去暗自生气。

“哟,现在粉丝多啦,有偶像包袱了哦。“ 胡浩亮继续”不知死活“的嘲笑韩宇,引来对面狠狠的剜了一眼,咬牙切齿的偷偷在桌底掐亮亮的大腿。

就在这对武汉bro打是亲骂是爱的时候,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。胡浩亮刚好两只手都在桌子底下阻止韩宇的恶行,没来得及在第一时间抽出手,手机便被韩宇一把抓走。胡浩亮无奈的笑笑,任由自家宝宝替他接起电话,自己把手往胸前一抱,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。

可这边的韩宇却没有那么自在了,点亮的手机屏幕上赫然写着“胤儿Charlie”的名字,韩宇脸上一下子又阴云密布起来。他抿了抿嘴,深吸了一口气,按下了通话键。

“喂?亮亮,你们到了吗?“

韩宇顿时有些后悔自己干嘛要抢在胡浩亮之前接这电话,又为什么想不开似的要在接通之前吸气,现在这口气堵在了自己的嗓子眼,压得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“喂?“电话那头毫不知情的胤儿还在默默等待着回音。

“咳咳...emm那啥,我是韩宇。你有事吗?“ 顿了顿,又猛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“亮亮他在忙。”

“哦,是韩宇啊,你们果然是一起来的呢!“胤儿轻笑,”我没事,本来想问问他到了没,他可是HHI All Style裁判,迟到的话他又要尴尬了,这次还去了他不少粉丝呢。不过有你在我就完全不用管啦,你俩肯定已经在会场坐着呢吧。“

“呃...对。“

“那就行了,我们很快就到了,一会见,拜。“

韩宇盯着手机屏幕上的“通话结束”,愣神的好一会儿才回过身去,直接对上了胡浩亮询问的眼神。”没事,胤儿姐说他们马上到。“

“嗯“,胡浩亮应着,”他们一会儿坐那边就行了。“

韩宇这才发现身后的人刚刚趁着自己不注意,把其他人的名牌全部换到了裁判席的另一头,这一边就只有胡浩亮一个人的名牌孤零零的立着。

“坐着等吧“,亮亮拍了拍身旁的椅子,在韩宇坐下后再一次将人揽进怀里,”终于可以一起跳舞啦,宝宝。“

@韩宇V:回归本来生活,今天探班HHI街舞锦标赛,武汉兄弟@胡浩亮 亮哥裁判【害羞】偷偷来比赛的@钟晨G-CO 小可爱海选燃了!明天我的裁判表演看来要好好准备了,大家加油💪#韩宇#


04

南京深夜的江边露台,喝着啤酒吃着火锅吹着海风,眼前是多年相伴的人,韩宇很久没这么自在过了。

他和胡浩亮一起推掉了裁判们赛后的酒席,找了个火锅店享受只属于他们的二人世界。

旁人都说韩宇酒量好、千杯不倒,从前和朋友喝酒多是酒局,架不住一波又一波劝酒,韩宇早就练就了一身本领,喝酒都是满满的套路和技巧。胡浩亮调侃他不懂小酒慢品,胡吃海喝不过是为了求得酒桌上不醉不休罢了。而在真正想自在喝酒的时候,韩宇就是尽兴喝酒大口吃肉的豪迈作风,倒是有些全然不管不顾了。“越喝越软”是胡浩亮对韩宇酒品的评价。


此刻,晚风中夹带着些许凉意,通透潮湿的水汽感扑面而来,韩宇喝得打了个饱嗝,脸色绯红傻傻地冲着胡浩亮乐。

胡浩亮拉着椅子坐过去,把人揽在怀里,边喝边给身边人一口一口地喂鱼剥虾吃。看着怀里小猫鼓鼓的腮帮,顺手又把他被风吹得翘起的头毛努力按了按,开始逗他。

“问你啊,你最讨厌谁呀?”

韩宇脑袋往他怀里蹭了蹭,语气黏黏腻腻软的像刚出炉的糯米团子,“最讨厌?...最讨厌我师傅呗”。

“哦,是嘛,哪一个啊?”胡浩亮不动神色地在韩宇脸上掐了一把,原本绯红的脸色更红了。

“呜”,韩宇不安分地扭了扭,撅起嘴委屈地回答:“老是见不到的那个。”

胡浩亮心里一紧,想了想又问:“那你最喜欢谁呢?”

“最喜欢...” 怀里人不接话,嚼了会儿嘴里满满当当的食物,思考了一会儿,缓缓说道:“最喜欢能陪着我的那个。”

胡浩亮听了心里一动,他甚至想取消第二天早上回武汉的航班,去他妈的比赛,就这样说说话也好啊。

他把人从怀里扒拉出来,这个角度看上去,醉眼迷离的韩宇显得有些傻气,但很好看,很可爱。胡浩亮抬头对上微微眯起,迷蒙又带着笑意的眼睛,看着他一团乱糟糟炸毛的头发,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颊,然后飞快地亲了一口。

江边金闪闪的太阳从地平线上升了起来,在江面上撒下点点金光。

天亮了


END

评论(19)
热度(137)

© 银攸 | Powered by LOFTER